2023年不可错过的接电话时故意加速撞击叫

2023-06-19 08:58 阅读

     虽然已经是凌晨,还是大年初二。

     

      可店里的生意,好的都睁不开眼,到处都是热气腾腾的蒸汽。

     

      一推门,不知道的还以为‘升天’成仙了。

     

      “啊~”

     

      一口冰啤酒下肚,昱哥爽快的说道:“果然,还是这个更适合咱普通人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哈,又装上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唐河指着他大笑道:“普通人挺辛苦的,咱能别折磨普通人了吗?”

     

      “你就让昱哥装一下好了,除了在这,他也没地方装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张乐笑嘻嘻的说道,手里拎着的辣串晃晃悠悠的,也不知道想要怎样。

     

      最后,还是宋恩诗主动把碗向前送了送。

     

      在半空中荡了又荡的辣串,终于有了明确的归宿。

     

      “谢谢。”宋恩诗夹着茼蒿,先咬住一头,用筷子把上面的油分撸下来。

     

      然后,才一点点的用筷子送进嘴里。

     

      “嗯嗯,果然煮菜才最好吃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喜欢吃,我多下几根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好,谢谢。”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擦了擦嘴,眼睛亮晶晶的点点头。

     

      看到两人视他人如无物,频繁互动的甜蜜,昱哥有种嗑CP的既视感。

     

      “有意思吧?”

     

      挑了挑眉,昱哥满脸坏笑的用手肘碰了碰吕青。

     

      “嗯嗯,好想知道下面的发展。”

     

      吕青笑靥如花,附和的点着头,眼珠子一直盯着两人都不带转的。

     

      被人偷拍,虽然没有脚踩七色云彩的英雄出现。

     

      但也有电车英雄,及时出现制服变态。

     

      以这种充满戏剧性的方式展开,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。

     

      “呼~呼~”

     

      吹了吹面前的肉串,唐河随口问道:“阿乐,你那活干的怎么样了?”

     

      “就那样,先干着呗!”张乐无所谓的笑了笑。

     

      “不过,眼界倒是开了不少,干我这行,真是什么人都能见到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说说,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上次有个奇葩,非要让我给他送到韩城,我说我不去,人赖我车上不走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好几百里路,大半夜的我马上交班了,就是不行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喝多了?”高博问道。

     

      “喝个屁,一滴酒没喝,就赖上我了。”张乐无奈摇头。

     

      “这还不算什么,还有那种上车就问我……有地方没,哥带你一块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什么地方?”在一旁偷听的宋恩诗满眼好奇。

     

      “咳咳~”

     

      男人们偷笑咳嗽,相互做了个‘你懂’的眼神。

     

      “就是那种地方呗,呵,男人。”徐娅冷笑嘲讽。

     

      “喂,媳妇。”唐河大叫。

     

      “怎么了,又不是什么小姑娘,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徐娅反驳道。

     

      “媳妇~”唐河无语摇头。

     

      就算大家是成年人了,可你也该装一装女孩子的矜持啊!

     

      怎么能表现的这么随意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     

      “哈哈,就是,大家都成年人了。”吕青大笑道。

     

      开车,她可是老手,嘴强王者了解下!

     

      “诶,不过认真的说,徐娅和以前的变化真的好大。”

     

      秦昱记得,从前上学的时候。

     

      她可是连话都不会多说几句,毫无存在感。

     

      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,跟男孩子一起开荤段子了。

     

     文学

      人长大了,果然会变很多。

     

      “我也会变得好吧!”徐娅轻笑回应。

     

      “没错,没错,变成女流氓了。”唐河满脸感慨。

     

      徐娅羞涩一笑,放下碗就要去打他。

     

      “啊,啊,家暴了,家暴了啊,快拍下来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拍下来,拍下来是吧!”

     

      看到两人打打闹闹的样子,突然有那么点羡慕呢!

     

      这样的相处,一定每天都很快乐吧?

     

      刷~

     

      一只手突然挡在徐娅和唐河中间,是高博。

     

      “拿这个打吧!”

     

      晃了晃手里的手机,高博认真脸:“不用心疼,打坏不用赔的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喂,狗博士,要不要这么狠?”

     

      “看看你兄弟,比我对你可狠多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听到两人这么说,高博翻着白眼嫌弃道:“你那是打吗?那是打情骂俏吧?”

     

      “打的还没按摩师傅用的力道大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怎么,撒狗粮给谁吃呢!”

     

      “就是就是。”

     

      众人纷纷指责两人当众撒狗粮,给徐娅闹了个大红脸。

     

      唐河一看媳妇遭到围攻,双手合十道:“哥,哥,错了,错了,以后坚决不犯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别用嘴说,先喝,喝两个再说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三个,三个才行!”昱哥竖着三根指头大声说道。

     

      看着眼前放肆的笑容,多少年,多少年没这么开心了。

     

      “喂喂喂,看那边,看那边。”

     

      唐河突然向右一指,道:“这才是狗粮,赤裸裸的狗粮啊!”

     

      正在替宋恩诗夹菜,身体紧贴在一起的张乐,瞬间被施了石化魔法。

     

      “什么啊!”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哑然一笑,大大方方的说道:“只是夹个菜,又不是封建年代,至于吗?”

     

      “哟~”众人大嘘。

     

      “至于嘛!”

     

      唐河竖起一根手指,扭着肥胖的身体妖里妖气道:“真是的,不就夹个菜嘛!”

     

      看到他一副‘东厂交际花’的表现,众人四目相视,瞬间笑翻一堂。

     

      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     

      徐娅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,接着整个人就倒在他身上,笑的直不起腰。

     

      他……真的好搞笑哦!

     

    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唐河还是那个称职的开心果。

     

      “好了好了,别闹了,阿乐一会该跳进锅里把自己煮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不用煮了,这会已经脸红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哈,还真是……”

     

      “乐哥,喝多了吧?”

     

      在朋友们的调侃声中,张乐也稍微放松些:“没错,喝太多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在旁看着,偷笑想到‘他好容易害羞啊!’

     

      这样的男孩,会是宝藏吗?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对他的印象还不错,自己正好单着,试试看好了。

     

      “你有女朋友吗?”宋恩诗就这么大方的问了出来。

     

      面对众人调侃的目光,洒脱回应道:“怎么了,谈恋爱不可以啊!”

     

      “可以,太可以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秦昱鼓掌道:“阿乐,人家女孩都这样了,你还等什么呢?”

     

      “没有。”乐哥雄起。

     

      虽然脸有点红,可腰杆挺的笔直,眼睛直视宋恩诗的目光。

     

      相比之前的表现,已经好了不知多少。

     

      “哦哦,喝一个,喝一个。”众人起哄大叫。

     

      “来吧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宋恩诗端起杯子,和他碰了碰正要喝。

     

      张乐就把杯子夺了过来,一手一杯的说:“别喝了,已经喝了很多。”

     

      说完就把两杯酒干了,将杯子转过来抖了抖:“没养鱼啊,都看见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哇哦~乐哥霸气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好man啊!”

     

      “男友力爆棚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   

      吃吃喝喝,凌晨三点左右,一群人摇摇晃晃的走出饭店。

     

      帮着把一个个送上车,最后只剩张乐、宋恩诗,秦昱和吕青这两对。

     

      “那个,他交给你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宋恩诗将张乐交给秦昱,打车准备离开。

     

      “等等。”

     

      昱哥叫住她,指了指旁边的酒店说道:“我在隔壁开了房间,太晚了,就在这休息吧!”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的眼神变的古怪起来,心说‘他是把自己当那种女孩了?’

     

      正要拒绝,就听秦昱再次说道:“别误会,我开了三间房,你们一人一间。”

     

      凌晨三点,街上是真的没什么人了。

     

      除了从夜店刚出来的,酒鬼最多,一个女孩子走确实不太安全。

     

      吕青挽着秦昱的胳膊,靠着他甜甜笑道:“对啊,这么晚了,怎么好让你一个人走。”

     

      看两人都这么说,又是自己一个人住。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点头答应:“好吧,不过我的房钱还是自己出好了。”

     

      让他们这么一说,再看冷冷清清,连个鬼影都不见的街道。

     

      宋恩诗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,今晚就住酒店好了。

     

      *

     

      *

     

      翌日,张乐揉着脑门坐了起来。

     

      “啊~好疼。”

     

      宿醉带来的头疼,像是快要炸掉一样。

     

      他只记得昨晚自己不停挡酒,喝了好多,然后就‘挂了。’

     

      嗯?

     

      一想到宋恩诗,他的脑袋清醒不少:“对了,她安全到家了吧?”

     

      掏出手机,找到那个新号码。

     

      张乐果断拨出:“喂,诗诗……”

     

      得知张乐已经醒了,留下一对刚进入热恋的小情侣,昱哥载着吕青返回南湖。

     

      把车停在吕青家别墅门前,秦昱摘掉头盔问道:“这两天都要走亲戚吗?”

     

      “是啊,平时太远就少有来往,过年的时候肯定要去的,不然会被人说闲话的。”

     

      嫌贫爱富,有钱眼界高了,老家都不回,亲戚都不认了。

     

      想想也知道,嘴碎的村妇会怎么说。

     

      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   

      “初七,到时我去找你,还要给叔叔阿姨拜年呢!”

     

      “那我初七早上来接你,我也得向叔叔阿姨拜年。”

     

      在门口腻歪了大半个钟头,吕青这才恋恋不舍的向家中走去。

     

      刚见过面就要再次分别,感觉比平时更难受。

     

      五天,忍五天就好了。

     

      吕青在心中为自己打气,殊不知此刻的秦昱,已经在去往下家的路上。

     

      宋老师初八就收假了,时间上正好打个时间差。

     

      话说,这两天宋老师要好好备课的吧?

     

      真想看她穿上职业套裙,在桌前手持教棍认真备课的干练风姿。

     

      丝袜的话,透明水晶吊带……

     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tdyyey.com/xingzuo/23913.html

上一篇:没有罩子的瑜伽老师,学长让我夹跳D不能掉

下一篇:坐在学长鸡叭上写作业作文 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具

最近发表

标签列表

随便看看